夜读:给女儿:小情人,你招惹我了

摘要: 我的所有感动与荣耀,骄傲与自信,都在你来了之后繁花似锦地开始。

10-09 12:46 首页 百草园精选

如果此刻孤单

不妨抬头看看星星



小情人,你招惹我了



作者/主播:北辰



朵朵你好:

我是爸爸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准备写这篇文字的我,居然和几年前准备迎接要出生的你时一样激动,坐卧不安,就像我和你妈妈曾无数次想象你的样子一样,虽然我们知道所有猜测并没有什么意义。

我居然不知道这篇文章怎么写,却又如此想记录。因为有好多话想说,却又一时堆积不知道从何说起。

我不希望它动人,只想写成真实的你的样子。

知道你现在看不懂,但是你就快幼儿园毕业了,你都不知道爸爸有多遗憾,陪你太少,你却自顾自忽悠一下长大了。

在你远离无忧无虑的时光之前,在你快要看懂这封信的时候,我也自顾自地写下这些话。

其实我并不准备给你看。

仅作回忆。


1

 

盛夏,热得人窒息,我们知道你也想出来透透气了,你要来了。

还记得在产房门前护士推着你妈妈进手术室,大铁门关上那一刻,我居然瞬间就流下泪来。

这是我成年后第一次流泪。怎么都止不住,自己却全不知觉。直到身边的外婆,外公,舅舅,舅妈都问我,你哭啥?是激动吗?我才意识到。

到现在我都在想,是啊,我为啥哭呢?

可能有一半是因为你妈妈有些恐惧和无助的眼神,还有一半,也许是对自己生命即将延续的欣喜?是对未知的你的懵懂又隆重的期待?说不清。

我不管。总之是因为你即将出现带来的,那是你第一次招惹我了。

我在外面急促不安,下意识地蹲在墙角,一会站起来,一会蹲下,路过的护士都笑我:你跟着使劲呢?没用的,去一边消停的坐着吧。

我尴尬地笑,心里却七上八下不得安宁。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准父亲在这一刻都会有无比的歉疚,不仅仅对受苦的妈妈,还有为了来到这个世界上,也辛苦了的你。

你是得有多努力,多出色,才能打败竞争对手,来到这个世界,你是得有多坚强,多阳光,才能抵住十个月的黑暗,在那个小房子里加油长大。

 

2


“恭喜你,喜得一个小情人儿。”护士探出脑袋告诉我产房传喜讯。

从那一刻,你就开始马不停蹄地招惹我。

你真是个小尤物。那么柔软,软得像一坨胖乎乎的花。

初次见你。你躺在那,粉红色的小肉球一般,却手蹬脚刨的不老实,护士阿姨给你做简单的清洁,并在出生记录上按下你的小脚印。

宝贝,这是你人生的第一步。从此以后,就注定我们一起走一段很长的路,你准备好了吗?

此时在诺大玻璃窗外面扒着看你的,是爸爸,一个自己还不太成熟,总是做错事,惹你妈妈生气的男人。

你来了,我想我该彻底长大了。要么我会被你的成长追赶,我可不能落后。

事实上,你真的比我长得快,几乎每年都长好几公分,可是爸爸却以每几年就矮一公分的速度抽抽了。

我想说的其实是你骨子里的柔软。

你还没出生的时候,应该就是内心柔软的。你知道心疼妈妈,所以她在怀你的时候,你特别乖,妈妈几乎没怎么呕吐,身材竟也没怎么变样。你都快出世时,从背后看,妈妈依然窈窕纤细,根本看不出是个孕妇。

到后来妈妈领着你招摇过市时,很多邻居,亲戚,友人都惊呼:这是谁家孩子?也没发现你怀孕啊,

妈妈就幸福地笑:怀孕有啥广而告之的,再说,我六个多月时还给学生上形体课呢。

说这话的时候,我分明看到,妈妈抬头挺胸,像极了一只天鹅。

因为你,她更高贵了。


3

  

天鹅,没那么好当的。在带你回家之后,妈妈瞬间就变回了丑小鸭。

她那么爱美,却每晚最长的睡眠只是两小时,你一动她就醒,你睡得好好的,她也醒。她一醒来就去看你。时间久了,她居然在梦里也找你。

记得那一次,我被她胡乱的抓醒,然后看见她披头散发直挺挺地坐起来,到处找你,朵朵呢?朵朵呢?

直到看见在小床里睡得安稳的你,她才舒了一口气。

后来我才知道,白天你妈妈看到了一则新闻:说南方有一个小城的妈妈,在给孩子喂奶时候睡着了,不小心压到了出生不久的宝宝,造成了孩子窒息。

那以后,妈妈就连续数晚做噩梦,总是怕喂奶的时候自己睡着了,压到你。

她说,我喂奶的时候如果你看见我打瞌睡,你就使劲掐我。

然后,那一段时间,她夜里起来喂奶,我就负责掐她。

那一刻,我又流泪了。我本是一个坚强的男人,当年你奶奶去世,我都没有流泪,可是你来了,我却变得特别爱哭,这算是你第二次招惹我。

这个小情人啊,蜕变且得时日。当时我想。


4

 

你很柔软,软的就如一个善良的天使。

你两岁时,有一次在小区里,刚给你买了一支甜筒,转身你就不见了。我几乎找不到你,大呼小叫地奔跑,好不容易在假山后面发现了你。

你安静地蹲在地上,对面是一条同样安静的小狗,你拿着甜筒,自己舔一口,小狗舔一口……

那画面和谐美丽,以至于我都看呆了,忘了叫你。身边的一个奶奶大呼:这谁家的孩子,谁家的狗啊,咋没人管,多脏啊!

那一刻,我才恍然惊醒,从画面里跳脱,骄傲地说:我家的,我家的!

然后我就边大笑,边亲吻你,边拎着你,狂奔逃离……

满小区都回荡着你咯咯咯幸福的笑声。

这就是你,从小就知道分享自己的快乐和喜悦。

那一次,我笑出了泪,这算是你又一次招惹我了,用你与生俱来的对生命和这世界的爱。

 

5

 

你人小鬼大,你妈妈说你像我,特别会说话。

其实我比你差远了,因为你声情并茂。

那次,外公答应忙完手里的事就下楼去给你买雪饼,忽然就下起雨来,你站在窗前,泪水像雨滴一样噼里啪啦。雨越下越大,你哭的越来越凶。

我问你怎么了。你抽泣着说:下这么大的雨,外公去给朵朵买好吃的,就一定会淋雨,淋雨就会生病,外公生病了可怎么办?说完哇哇的哭声越来越大。

外公立马就慌了,手足无措的慌,晕头转向的慌,二话不说,连伞都忘了带,直接飞奔下楼,一头就扎进雨里。

十分钟后,外公像落汤鸡一样的站在你面前,手里拿着雪饼。

你却不去接过来,一下抱住他大哭,外公居然也哭了,雨水和泪水一起向下流。

妈妈知道后,笑得前仰后合,说外公被你这个小鬼耍了

可是外公固执地认为绝对不是。

有时候,你招惹别人的本事特别强悍,以至于我们哭得莫名其妙,傻得一塌糊涂。

这是外公被你招惹的一次。

 

6

 

你两岁多一点时,有次妈妈要出差。

临走前,她一脸不信任地对我说:你能行吗?你说实话,别死撑!

我虽然心里也没底,但为了让妈妈安心,还是咬牙切齿地答应着:行!没问题!

其实此前三天,妈妈已经把怎么给你洗澡,怎么哄你睡觉,怎么给你冲奶粉说了一百多遍了。那时候我才知道,一个女人的唠叨是从做妈妈开始的。

我简直怀疑你妈妈的夸张程度,把你说得那么不省心,那么难伺候。虽然我老是晚上工作,顾不上你,每次闲下来,这些步骤都已经结束,可是我分明看到累得精疲力尽的妈妈,她说:终于把小祖宗整睡着了,我也瘫了……

可是,轮到我带你,事实却是——

你居然神奇地记得和安排自己的每一个步骤!比如:

“爸爸,我们该洗澡了。”

“我的沐浴露在这里,放这么多就好了。”

“今晚该读这篇童话啦,昨天妈妈讲到这一页。”

“爸爸,你忙就不用管我,把童话书给我就好了。”

说完,你自己爬到小床上,拿着书,嘟囔着给自己讲故事。

不认字的你,居然看着图画自己编故事给自己听。虽然和书上说的根本不是那么回事,我却觉得你讲得好听极了。翻来覆去,词不达意,却可爱异常。

说是我哄你睡觉,其实最后我被你先哄睡了。

你嘟囔累了,竟然就把书盖在脸上睡着了。

天啊,这是谁家孩子,这么乖,这么省心。难道妈妈在撒谎吗?

都说女儿是爸爸前世的情人,我果断选择坚信。

那一次,妈妈回来听我讲述这一段后,她哭了。笑着流泪的。

“这小玩意,真欺负人,以后孩子你来带!”

这一次,你招惹了妈妈。


7


你对我的爱,让妈妈嫉妒的包括却绝不仅限于此。

我上夜班,昼伏夜出,白天常在家睡觉。

你就像个小管家一样,到处看着别人,外婆说话声音大了,你会去用小手“嘘”声示意,外公做饭的声音大了,你也会皱着眉头去提醒,听见妈妈洗衣服的声音,你也会屁颠屁颠地跑过去:等爸爸醒了再洗吧!

全家愕然。你才那么丁点大,怎么会这样,爸爸给你施了魔法吗?

你对我的爱,让我觉得好肉麻呢。

你妈妈说,好多次,我在睡觉,本来顽皮的你,一点声音都没有,偶尔还会趴在我的床头,摸着我的脸:爸爸的头发好看……爸爸的鼻子好看……爸爸……

妈妈讲到这儿时又哭,有一次竟然泣不成声:凭什么啊,我没日没夜拉扯大的女儿,对你咋这么好,你哪里好看了,你哪有我好看。

每当这时,你居然也带着哭腔说:可是,可是妈妈,他是爸爸呀!

瞅瞅,你招惹他干啥。每当这时,我也不敢笑哇,我只悄悄地把花开在心里。 

上辈子,我们说好了的,她哪里知道。

宝贝,我知道,你也知道,这是我们的秘密。

 

 

8

 

那就请继续招惹我吧。我的小情人。

我的所有感动与荣耀,骄傲与自信,都在你来了之后繁花似锦地开始。

我们全家的快乐与满足,希望和动力,都在你来了之后郁郁葱葱地萌生。

有你真好,我爱着你,深深地,和你爱我一样肉麻兮兮地。

我却爱得大言不惭,理直气壮。

因为,你是我前世今生的小情人。


- END -


作者/主播:北辰,十点读书签约主播,中国之声《千里共良宵》中国交通广播《北辰在找你》主播,国际认证心理咨询师,明星私人心理医生,被誉为拥有最温暖声音的"造心师"。公众号:北辰在找你。

欢迎投稿:821789730@qq.com

(点击图片即可阅读)

1.幸福:睡自己家的床,吃父母做的菜,和爱人说说话,陪孩子一起玩儿


2.一程遇见,一念安好


3.人到中年,贵在懂得


更多精彩:进入公众号主页,发送 夜读/美文/生活禅,即可获取音频及文章合辑

▼点击“阅读原文”,进入百草园书店。


首页 - 百草园精选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