抗日宜昌大撤退:比英法敦刻尔克更险更苦难!

摘要: 中国宜昌大撤退撤退的是恐慌的难民,笨重的工业机器,还有日军的飞机轰炸

09-11 03:01 首页 佛山触动力
  • 中国宜昌大撤退撤退的是恐慌的难民,笨重的工业机器,还有日军的飞机轰炸毫无遮挡

  • 宜昌大撤退正常运力需要一年,但智慧和耐力,让我们40天就完成了,保全了抗战战略物资,人员和反击实力

  • 1938年6月炸开花园口,母亲河黄河阻挡了日军南侵的步伐,同年母亲河长江宜昌撤退再次拯救了民族

  • 期待中国的电影导演将宜昌大撤退搬上银幕,记住历史

电影《敦刻尔克》正在火热上映,电影再现了二战时期,在英法两国抗击德国失败后(巴黎占领),溃散的大量法英部队(30多万)和武器车辆通过敦刻尔克港撤退到英国不列颠岛的历史。

敦刻尔克剧照

敦刻尔克剧照2

这批部队是成建制的撤退,掩护这支部队的撤退无疑就可以保全英法的军事力量,保留未来对德作战保持元气。

实际上也的确如此,30多万的正规军终于逃离了德军的包围 扫射和绞杀,最后加入到收复失地的战斗,直到1945年打到了德国本土。

一,苏联的西伯利亚战略撤退

其实,不仅是英国法国这样的战略撤退。二战时期,苏联被德国闪电战,不到数周时间,苏联整个西部大片国土丢失殆尽,苏联部队整军整集团军投降。尤其在乌克兰,数十万部队被德军消灭或俘虏。

为了保存实力,在未来反击中形成力量,斯大林开始了向西伯利亚的重工业撤退,利用铁路和公路运输硬是将工业转移到西伯利亚附近地区。

苏联在二战末期制造的火炮(喀秋莎),打得德军抬不起头

西伯利亚铁路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,西伯利亚撤退保全了苏联赖以反击的重工业和人员,大量坦克和枪支弹药,最后通过西伯利亚地区的重建工厂得以恢复生产,大量装备部队。西伯利亚当时还驻守了约60多万部队,加上中苏边境的,调集到西部前线,抵抗住了德军的亡国疯狂进攻。

有句话说:“当西伯利亚的机器开动,就注定了德国战败的结局。”

西伯利亚生产的坦克,火炮(喀秋莎)等武器,数量和攻击力都后来碾压了德军,再加上600多万苏联红军的誓死反击,德军最后只有招架之功。

二,中国的宜昌大撤退

宜昌撤退发生在1938日军南京屠城后以及武汉会战前夕。

懂点地理和历史的都知道,当时的东北华北和东部沿海,甚至华南都已经是日军的控制下,长江流域成为一条中华民族的唯一生命线,西部地区也就是四川一带也成为中华民族最后的生存据守之地。

而集长江水运运输和军事位置,宜昌就突显出来了。整个的抗战当时就变得非常简单——宜昌大撤退的成败,成功了有可能继续和日寇周旋,失败了中国国力进一步损耗,亡国可能变成事实。

到处是拥塞的难民和物资设备

1938年该年10月,武汉陷落,宜昌危在旦夕。这时,从上海、南京、武汉等地撤到宜昌急待入川的军工器材、军用物资、机器设备约9万吨堆积在宜昌港,还有10万难民焦急不安地在港口争抢着上船进川。“可以说,全中国90%的兵工工业、航空工业、重工业、轻工业的生命,完全交付在宜昌了。”

是的当时西部哪有什么工业,何况重工业,都是从华北华东等地拆卸撤过来了。

特别值得一提的是,这十万多多从各地撤下来准备入川的人员,不少是教师、医生、工程师、商人和公务员,荟萃了中国各界的精英。何况当时的宜昌,还只是个不大的城市,城区才2平方公里,一下拥来这么多人,所有的房屋都已挤满了人,还有不少人只好露宿街头。

宜昌上空不时有日机轰鸣。局势非常险恶。

三,一年的船运任务被压缩到40天

画家笔下的宜昌大撤退

关键时刻,经营船运运输的民生公司和其创办者“人称船王”的卢作孚站了出来。

1926年,卢作孚(1893—1952)创办的民生公司以一条70.6吨小火轮起家,仅用10年时间便垄断了川江(长江宜昌至重庆段)航运,在长江的运输实力接近经营了半个多世纪的、官办的轮船招商局,其发展速度和实力中外瞩目,担当了长江运输经济的主力。

在宜昌撤退前,也就是1937到1938抗战爆发的最初几个月里,民生公司已经做了迅速调配20余艘船只,分别从重庆、万县两个码头出航,运送川军6个师的部队和弹药辎重5000余吨到前线参战,补充了前线的抗战力量。川军将士称赞民生公司是“长江上的航空母舰”。

这时候卢作孚面对的是难民和漫山遍野的笨重机器。卢作孚当时还面临的客观困难是:

一宜昌扼守着长江三峡,是长江的咽喉。从宜昌往上游,航道狭窄弯曲,滩多浪急、暗礁林立,1500吨以上的轮船不能直达重庆,且夜晚不能航行。因此,所有上行的大轮船,到了宜昌必须等候换载开川江的大马力小船,才能穿过三峡前行。

二是当时距川江每年的枯水期只有40天了,枯水期一到,水位下降,运载大型机器设备的船只根本无法开航。

三是当时运输船只奇缺,特别是能够穿行三峡的除卢作孚的民生公司22艘轮船外,只有2艘中国轮船和几艘外国轮船。

依当年运力计算,这么多人员,这么多物资要全部运抵重庆,至少需要1年的时间。但是,面临的任务是必须在40天内将这些人和物全部运出宜昌。

四,三段航行法显神威

宜昌重庆水运输图

“三段航行法”就是将长江上游宜昌至重庆的航线分为三段,每段根据不同的水位、流速、地形来调整马力、船型、速度合适的轮船分段航行运输。

具体是:除了最重要的物资、最不容易装卸的大型机器设备、重要的军用物资直接运重庆外,其他的物资全部按“三段航行法”办理。有的物资运到万县就返回;有的运到奉节、巫山、巴东就返回;有的甚至只运到三峡峡口就卸下,当天返回。这样,航程缩短了一半或者一大半,从而赢得了宝贵的运力和时间。

说得通俗点就是穷尽一切办法,凭借多年对长江水文,险滩山峡的了解,利用现有的船运条件,通过高水准的人为调度和运力合理搭配,实现了这一伟大奇迹创举——宜昌大撤退。

当时这种难度,无异于现代发射火箭的空间数学计算和仓促筹备。可以说,卢作孚和其员工就是将发射火箭的难度放到了运输商,他们是一流顶尖的运输专家,也是将爱国热忱利用到专业上的极致榜样。

卢作孚像

这段数据应该被铭记:

整个宜昌大撤退期间,卢作孚和其船运的民生公司付出了巨大的牺牲:9艘轮船被炸沉,6艘被炸坏,117人牺牲,76人伤残。

后来,这次大撤退为“中国实业上的敦刻尔克”。

五,母亲河再次拯救民族

一场民族苦难史

宜昌大撤退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战时运输。在不到两个月时间里,完成了超出全年的运输量,抢在日军进犯宜昌前将大批物资和难民转移到了安全地带。

所以,日本侵略者意识到中国的这次大撤退在整个战争中的巨大作用,说:“假定昭和十三年(1938)攻占武汉作战的同时就攻占宜昌,其战略价值就大了。”

1938年6月,当时的中国炸开花园口,古老华夏的母亲河黄河阻挡了日军继续南侵的步伐,至少为武汉会战和宜昌等撤退赢得了宝贵的数月时间。

1938年末这一次,又是另一条母亲河长江和宜昌撤退,保全了大量战略物资设备和人员,日军很难逆流而上进犯到长江三峡和重庆。

母亲河再次拯救民族。



首页 - 佛山触动力 的更多文章: